法院裁判:用人单位变更工作地点的,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及劳动合同约定,且必须合理。本案中,用人单位只是变更劳动者的工作地点,原工作岗位、工资待遇均不变,故需要重点审查用人单位变更工作地点是否符合双方约定,是否合理,。本案中,某商贸公司与张某某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对张某某工作地点的约定是重庆市主城区内,且某商贸公司可以根据工作需要安排张某某在合同约定的工作区域内进行流动。某商贸公司因工作需要将张某某从某商贸公司双碑店调往大坪店,张某某的工作地点仍然在劳动合同约定的主城区内,工作岗位没有变化,薪酬待遇也没有下降,且工作地点的变化不会对张某某的工作、生活产生实质性影响,不构成劳动合同内容的实质变更。故某商贸公司对张某某的工作调动符合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亦不违反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属于某商贸公司行使用工自主权的合理调动。张某某在接到调动通知后拒不服从某商贸公司正常合理的工作安排,某商贸公司根据劳动合同约定解除了与张某某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遂判决驳回了李某某的诉讼请求。

【摘要】:近年来,随着女性教育程度的提升、自我肯定与自我实现的观念发展及人力资源结构的改变,大量女性加入工作领域,越来越多已生育的女性重返职场。工作-家庭冲突成为研究热点。工作-家庭冲突是指当个体由于家庭责任过重而影响工作的完成,或者因工作任务或工作压力过重而无法尽到家庭角色的责任,从而产生的角色冲突感。 本研究采用实证的方法,探讨职业母亲工作家-庭冲突的内容结构,分析工作-家庭冲突对职业母亲工作投入的影响,以及社会支持在职业母亲工作-家庭冲突与工作投入之间的中介效应。结果发现,就职业母亲而言: (1)工作-家庭冲突是一个四维的结构,具体包括行为方式冲突、精力冲突、时间冲突和人际冲突; (2)工作-家庭冲突对工作投入有着显著的负向预测作用; (3)社会支持与工作-家庭冲突之间存在显著的负向相关关系。 (4)社会支持在工作-家庭冲突、工作投入之间起到部分中介作用; (5)不同人口统计学变量在工作-家庭冲突上差异显著。
【摘要】:近年来,随着女性教育程度的提升、自我肯定与自我实现的观念发展及人力资源结构的改变,大量女性加入工作领域,越来越多已生育的女性重返职场。工作-家庭冲突成为研究热点。工作-家庭冲突是指当个体由于家庭责任过重而影响工作的完成,或者因工作任务或工作压力过重而无法尽到家庭角色的责任,从而产生的角色冲突感。 本研究采用实证的方法,探讨职业母亲工作家-庭冲突的内容结构,分析工作-家庭冲突对职业母亲工作投入的影响,以及社会支持在职业母亲工作-家庭冲突与工作投入之间的中介效应。结果发现,就职业母亲而言: (1)工作-家庭冲突是一个四维的结构,具体包括行为方式冲突、精力冲突、时间冲突和人际冲突; (2)工作-家庭冲突对工作投入有着显著的负向预测作用; (3)社会支持与工作-家庭冲突之间存在显著的负向相关关系。 (4)社会支持在工作-家庭冲突、工作投入之间起到部分中介作用; (5)不同人口统计学变量在工作-家庭冲突上差异显著。

我越来越明白,我只要能做好我的事情就是上上签,我不能以为自己是对的去教导别人的生活怎么过。她只能了解我的意见,但不用完全接受我的意见。因为我给她指出的人生道路,其实归根到底,只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去做他是因为我自己的利益,我需要孩子看起来幸福懂事,但这和孩子本身关系不大,她会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什么样的思想,度什么样的劫难,本质上,我和她一样的一无所知,有时候我在一边看孩子玩,我真正明白孩子不是母亲创造出来的,我们只是被借了一个肚子,每一个鲜活的生命的存在成长都是独立的奇迹,他们是独立的,哪怕在心智上暂时还不成熟,但他们本能地在以独立作为目标,而独立的生命之间能产生照顾与被照顾以外的感情需要的永远是可以互相理解和信任的智力,我能做的只是锻炼自己的体力和心智,当她需要我的时候,我不是那个猪队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