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通过拍案700等一些栏目知道你们机构的,作为一家为老百姓说话的公益律师团队我想咨询一下2008年1月1日出台的关于年休假经济补偿问题,用人单位在面临搬迁过程中因为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时我们职工查询到年休假的补偿问题也去重庆市总工会了解了在企业未休年假的是可以得到经济补偿的,但是补偿金是按日工资的300%补偿可是有律师说因为你未休假发放了工资给我们的所以只能得到200%的经济补偿这个是合理合法的吗?还有就是用人单位给出的答复是今年2015年未休自己去休之前未休的视为作废不给与经济补偿这样的情况单位是用那条法律支撑这个观点的呢?难道我们职工非要靠劳动仲裁才可以合理合法维权吗?希望贵律师事务所的公益律师能给我们一个合理合法的法律支撑,补充一点我们之前未休的年休是因为工作关系而未能休的,其中有几年公司是在年底12月的时候有通知过叫职工签字放弃工龄假但是基本上都没签字,这样没签字的还能拿到经济补偿吗?期待你们的答复谢谢
All article on this website is published immediately by the editors and we make no representations of any express or implied in the articles. This website shall not bear any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ontent, about the accuracy, reliability, completeness or position of the articles. Due to the immediate release operation, we are unable to monitor all article in real-time.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and inform us on an inadequate or you have questions about the source of any article. We will take prompt action to the reported incident. This website has the right to remain any published articles or to delete any comment on the false complaints and claims.
【摘要】:近年来,随着女性教育程度的提升、自我肯定与自我实现的观念发展及人力资源结构的改变,大量女性加入工作领域,越来越多已生育的女性重返职场。工作-家庭冲突成为研究热点。工作-家庭冲突是指当个体由于家庭责任过重而影响工作的完成,或者因工作任务或工作压力过重而无法尽到家庭角色的责任,从而产生的角色冲突感。 本研究采用实证的方法,探讨职业母亲工作家-庭冲突的内容结构,分析工作-家庭冲突对职业母亲工作投入的影响,以及社会支持在职业母亲工作-家庭冲突与工作投入之间的中介效应。结果发现,就职业母亲而言: (1)工作-家庭冲突是一个四维的结构,具体包括行为方式冲突、精力冲突、时间冲突和人际冲突; (2)工作-家庭冲突对工作投入有着显著的负向预测作用; (3)社会支持与工作-家庭冲突之间存在显著的负向相关关系。 (4)社会支持在工作-家庭冲突、工作投入之间起到部分中介作用; (5)不同人口统计学变量在工作-家庭冲突上差异显著。
另外,如果这些学生有一个科学、科技、工程、数学方面的学位(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or Mathematics,or called STEM)而且他们的雇主加入了E-verify的program,这部分申请OPT学生可以再申请延长17个月的OPT。OPT时限延长,还能让这些学生有再抽一次工作签证的机会。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使用E-Verify网上系统。根据移民局的资料,现在全美有超过40万家企业使用E-Verify网上系统查证员工合法工作身份。如果雇主不在E-Verify系统当中,就不能为STEM学生申请17个月的OPT延期。所以如果你是STEM专业学生,受H-1B名额困扰,应该敦促雇主加入E-Verify网上系统,以便申请额外17个月OPT延期。
我越来越明白,我只要能做好我的事情就是上上签,我不能以为自己是对的去教导别人的生活怎么过。她只能了解我的意见,但不用完全接受我的意见。因为我给她指出的人生道路,其实归根到底,只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去做他是因为我自己的利益,我需要孩子看起来幸福懂事,但这和孩子本身关系不大,她会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什么样的思想,度什么样的劫难,本质上,我和她一样的一无所知,有时候我在一边看孩子玩,我真正明白孩子不是母亲创造出来的,我们只是被借了一个肚子,每一个鲜活的生命的存在成长都是独立的奇迹,他们是独立的,哪怕在心智上暂时还不成熟,但他们本能地在以独立作为目标,而独立的生命之间能产生照顾与被照顾以外的感情需要的永远是可以互相理解和信任的智力,我能做的只是锻炼自己的体力和心智,当她需要我的时候,我不是那个猪队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