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越来越明白,我只要能做好我的事情就是上上签,我不能以为自己是对的去教导别人的生活怎么过。她只能了解我的意见,但不用完全接受我的意见。因为我给她指出的人生道路,其实归根到底,只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去做他是因为我自己的利益,我需要孩子看起来幸福懂事,但这和孩子本身关系不大,她会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什么样的思想,度什么样的劫难,本质上,我和她一样的一无所知,有时候我在一边看孩子玩,我真正明白孩子不是母亲创造出来的,我们只是被借了一个肚子,每一个鲜活的生命的存在成长都是独立的奇迹,他们是独立的,哪怕在心智上暂时还不成熟,但他们本能地在以独立作为目标,而独立的生命之间能产生照顾与被照顾以外的感情需要的永远是可以互相理解和信任的智力,我能做的只是锻炼自己的体力和心智,当她需要我的时候,我不是那个猪队友。
亚马逊土耳其机器人(Mechanical Turk)是将电脑无法完成的无数琐碎的脑力工作自动化。ibm的沃 森(Watson)机器人也干不了这些事儿。亚马逊土耳其机器人是一种众包网络集市,能使计算机程序员调用人类智能来执行目前计算机尚不足以胜任的 任务。这一平台有两种参与者。“工作者”完成任务,“请求者”发布工作并设定任务报酬。每个任务都被称为“人类智能任务(Human Intelligence Task)”,简称“任务”。“资格测试”可用于寻找拥有适当技能的工作者,比如我就拥有转录播客的资格。另一种资格审查:“请求者”可以要求接下其工作的人满足特定条件,比如他可要求“任务资质”得分要在50分以上,意味着我所完成的工作中必须要有一半以上获得付费客户的认可。这可耍不了花招。各任务给出的报酬各不相同。有的完全免费,“工作者”完成它们的目的估计是提高“任务资质”和其他指标。许多公司只承诺付你1美分;撰写一份目录表可拿5美分;把一段阿拉伯语文章翻成英语可获1美元。你可以在这个众包平台上来线上赚钱。

     我读了一位美国女人到法国定居、育儿数年之后写出来的美、法两国育儿理念差异,书名叫做《法国妈妈的育儿经》。作者帕梅拉-德鲁克曼在法国结婚、成为全职妈妈之前,是美国一位媒体记者。成功育有一女、双胞胎儿子,在跌跌撞撞、成日焦虑混乱的生活中,她观察到好多普通的法国妈妈都是异常淡定地怀孕、生产、育儿,并始终保持作为女人、妻子的魅力。她努力挖掘法国妈妈普遍共有的育儿观念,并在自己的家庭里实践。虽然最终未能完全培养出地道的法国孩子,但是已经努力靠拢,至少不再是带着孩子出去就餐时要追着孩子喂饭、吵吵闹闹,而是像个法国幼儿一样有教养地安静就餐、享受美食。看完之后我也和作者一样非常羡慕法国女人,但多少有点脸红——法国女人普遍生产后重返工作岗位,皆因该国政府有丰厚的保姆补贴、可接收低于1岁婴儿的公立日托中心(只需要象征性支付伙食费)等保障措施,足以令法国妈妈可以享受工作同时不依靠老人家去照顾小孩。的确,有工作、有事业的女人才特别有魅力,至少她会有来自家庭、孩子以外的幸福源泉。想学法国女人那样有事业又有家庭生活,恐怕我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至少目前的状况来看已经实践了3年无法兼得。这也是本好书,可是不适合我去照搬实践。
我越来越明白,我只要能做好我的事情就是上上签,我不能以为自己是对的去教导别人的生活怎么过。她只能了解我的意见,但不用完全接受我的意见。因为我给她指出的人生道路,其实归根到底,只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去做他是因为我自己的利益,我需要孩子看起来幸福懂事,但这和孩子本身关系不大,她会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什么样的思想,度什么样的劫难,本质上,我和她一样的一无所知,有时候我在一边看孩子玩,我真正明白孩子不是母亲创造出来的,我们只是被借了一个肚子,每一个鲜活的生命的存在成长都是独立的奇迹,他们是独立的,哪怕在心智上暂时还不成熟,但他们本能地在以独立作为目标,而独立的生命之间能产生照顾与被照顾以外的感情需要的永远是可以互相理解和信任的智力,我能做的只是锻炼自己的体力和心智,当她需要我的时候,我不是那个猪队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