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是85的會員,一開始想要加入時,那個外宣說的多麼好聽,結果一加入,都半年了,賺不到100元人民幣,如果把外宣這高薪職位劃掉,真的很難掙到錢,大家都說打字好,但是如果你打錯一個字,哪怕是一个不小心,你的佣金就沒了,辛辛苦苦打了1、2個小時,結果才0.5多的錢,台幣也才2.5一天也才幾單而已,況且這是85的福利,根本沒有什麼和小說家什麼出版社合作,這只是多給會員賺的零花錢,有的時候,一天下來,都沒有主持放打字單,再來刷單,目前刷單是違法的,曾經我因為加入85被報案,因為根本沒有這個團體,這是他們矇騙會員的一個手法,這都不是最扯的,最扯的是【聊天賺錢】,看起來就很吸引人,只要和對方聊天、視訊、語音通話,就可以賺錢,這是一個APP,根本不是85發明的,還是85創造的軟體,想要加入的會員要支付400人民幣,也就等於2000台幣,這些錢哪去了,所有會員的疑問,我告訴你們,這些錢都是影子獨吞的,因為我知道真相,我當場拆開影子的真面目,他把我開除,因為他惱羞,他可以為自己辯解,減少誤會,但他沒有這麼做,他只是因為怕我告訴其他會員,這樣他的財路壟斷,他就沒錢賺了!!!
  法院裁判:用人单位变更工作地点的,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及劳动合同约定,且必须合理。本案中,用人单位只是变更劳动者的工作地点,原工作岗位、工资待遇均不变,故需要重点审查用人单位变更工作地点是否符合双方约定,是否合理,。本案中,某商贸公司与张某某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对张某某工作地点的约定是重庆市主城区内,且某商贸公司可以根据工作需要安排张某某在合同约定的工作区域内进行流动。某商贸公司因工作需要将张某某从某商贸公司双碑店调往大坪店,张某某的工作地点仍然在劳动合同约定的主城区内,工作岗位没有变化,薪酬待遇也没有下降,且工作地点的变化不会对张某某的工作、生活产生实质性影响,不构成劳动合同内容的实质变更。故某商贸公司对张某某的工作调动符合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亦不违反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属于某商贸公司行使用工自主权的合理调动。张某某在接到调动通知后拒不服从某商贸公司正常合理的工作安排,某商贸公司根据劳动合同约定解除了与张某某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遂判决驳回了李某某的诉讼请求。
  1. 赚公司的钱 这种模式是我想的比较多的,因为这是所谓的大客户,大多数的站长主要还是从这个方面来赚钱。这种赚钱方式主要有赚取各种联盟的广告费,代表如百度、正保,阿里巴巴等,加入平台联盟,从中提取分成。 这一类赚钱模式的优点是上手容易,随便一个垃圾站都可以加上广告代码,然后每天就可以查询收益情况,或者加入一个上述的泡泡玩平台,挂个游戏频道,然后就等着玩家来充值,从中提成分成。 这一类赚钱模式的缺点是小的站长较难迅速赚取稳定的收入,也许一个月只能收入几十块,与精力的投入不成比例,尤其是人气本身不够,推广又不得力的情况下,很难形成大量的收入。 还有个需要注意的问题是很多小联盟带有欺骗性,可能在应该给你付款的时候突然网站都打不开了,所以初期联盟选择上要特别注意。联盟都有不稳定性,而且这种模式的流量来源主要来自百度等搜索引擎,百度降权k站的情况大家都知道的,说不定哪天你的流量一下子就从几万ip变成几百了,总的来说还是不太稳定,比较受制于联盟和搜索引擎。

另外,如果这些学生有一个科学、科技、工程、数学方面的学位(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or Mathematics,or called STEM)而且他们的雇主加入了E-verify的program,这部分申请OPT学生可以再申请延长17个月的OPT。OPT时限延长,还能让这些学生有再抽一次工作签证的机会。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使用E-Verify网上系统。根据移民局的资料,现在全美有超过40万家企业使用E-Verify网上系统查证员工合法工作身份。如果雇主不在E-Verify系统当中,就不能为STEM学生申请17个月的OPT延期。所以如果你是STEM专业学生,受H-1B名额困扰,应该敦促雇主加入E-Verify网上系统,以便申请额外17个月OPT延期。


我越来越明白,我只要能做好我的事情就是上上签,我不能以为自己是对的去教导别人的生活怎么过。她只能了解我的意见,但不用完全接受我的意见。因为我给她指出的人生道路,其实归根到底,只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去做他是因为我自己的利益,我需要孩子看起来幸福懂事,但这和孩子本身关系不大,她会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什么样的思想,度什么样的劫难,本质上,我和她一样的一无所知,有时候我在一边看孩子玩,我真正明白孩子不是母亲创造出来的,我们只是被借了一个肚子,每一个鲜活的生命的存在成长都是独立的奇迹,他们是独立的,哪怕在心智上暂时还不成熟,但他们本能地在以独立作为目标,而独立的生命之间能产生照顾与被照顾以外的感情需要的永远是可以互相理解和信任的智力,我能做的只是锻炼自己的体力和心智,当她需要我的时候,我不是那个猪队友。
×